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极限运动 > 正文

小运动大产业_网易订阅

类别:极限运动 日期:2018-6-4 19:32:08 人气: 来源:

  在去年12月20日举行的极限运动发展论坛上,芮戈冽如是解释极限运动。他曾是蝉联七届全国冠军的BMX小轮车选手,如今是深圳市极限运动协会(以下简称“深圳极协”)的秘书长和新晋的国家队BMX小轮车主教练。

  如今,随着滑板、攀岩、冲浪5个极限运动项目成功入选2020年东京奥运,极限运动终于迎来自己的高光时刻。短期讲,两年后中国能否参与东京奥运极限运动项目12块金牌的竞逐,值得期待。2017年8月,国家体育总局因应形势面向全球华人跨界选才组建中国队备战东京奥运,中国极限运动四支国家也于日前成立。长远讲,中国接触极限运动时间很短,如何打通场地建设、赛事孵化、人才培养的链条成为摆在现实面前的难题。在这方面,深圳走在全国前列,当很多人还在思考“极限运动是什么”的时候,它的产业蓝图早已慢慢铺开。

  任何一项体育运动,没有场地,发展就无从谈起。在深圳极限运动会长肖泽宇看来,场地也是近十年来制约中国极限运动发展的主要原因。作为国内极限运动的发源地,深圳在场地建设方面的“欠账”尤其明显。深圳从1990年开始便拥有国内最庞大的极限运动人群,并一直代表着中国极限运动最高的技术水平,但却一直苦于没有一个大型的场地。

  2017年,恰逢深圳提出全市要打造10个主题公园,其中一个便为深圳极限运动公园。按照规划,该公园占地20万平方米,耗资高达5.5亿元,将成为涵盖16个极限运动项目的运动,主要用于青少年营地培训、公益活动、国际交流和大型国际品牌赛事。

  近年来,深圳各区都在因地制宜布局自身的优势体育项目,但是达到亿级的重资产项目并不多见,深圳市对极限运动的扶持力度之大,可见一斑。但是同时,相对于极限入奥后带来的运动热潮,一个大型场地依然显得有点捉襟见肘。

  到法国、等极限运动比较发达的欧洲国家考察后,芮戈冽就深有感受,“巴黎一个市就有500多个极限运动场馆,而且国外的场馆门类齐全,精益求精,很多人没有教练都可以自己上手。”

  反观国内,极限运动发展仍处于起步阶段,群众基础较弱,所以极限老兵芮戈冽认为,目前中国建设极限运动场馆应该遵循“小而多”的策略,这既是拓宽极限运动人群的需要,也是资源优化的最佳途径。

  也正是基于这种策略,深圳极协开始接触碧桂园等地产企业,推出极限运动综合体的概念,即在大型购物中心落地极限运动的中小型场馆,开展体验性消费、短期培训、装备销售等项目。其中,企业注资并进行项目招商和包装,而深圳极协则导入场地设计规划、专家培训以及明星等配套资源。

  相对于开展公益普及活动、培育赛事IP等相对长线的战略布局,极限运动综合体作为更为“短平快”的商业化操作,无疑可以更快速地打开市场。目前珠海活力mall运动综合体、深圳蛇口嘿吼文化综合体等项目已经陆续启动,届时将迎接现实。

  乘着国家推动体育休闲特色小镇建设的政策东风,深圳极协还计划联合深圳馨业体育事业集团有限公司在深圳市落地一个极限运动小镇促进中心,为全国各地有意向建设极限运动小镇的地区提供从政策解读、整体规划、商业运作模式、场地建设、国际交流等各方面的全套解决方案。

  据介绍,该极限运动小镇促进中心主打以极限运动为核心的青少年体育体验目的地和体能训练中心,提供包括攀岩、森林穿越、高空冒险塔等十几个极限运动项目的体验机会。同时,小镇也着眼于打造体育产业集群,通过落户一批著名体育产品的研发机构,形成集产品研发、体验和销售为一体的产供销链条。

  深圳极协能够早早实现产业布局,很大程度还要归功于其和国际协会和企业的深度合作。2015年,深圳极协就引进世界四大极限运动品牌之一的俄罗斯XSA的直属品牌KES(KineticEnergySports动能体育),并同KES联合成立了极限运动产业研发中心。

  XSA克拉达尔极限运动协会会长考斯坦丁介绍,近年来俄罗斯兴建了500多个极限运动场地,各级别极限选拔赛的开展也卓有成效,俄罗斯因此迅速跻身极限运动的一流行列。在这个发展过程中,XSA在场地建设和赛事开展方面的丰富经验和最新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这也是中国极限运动产业如今起步值得参考的最佳范本。

  经过10年的沉淀,深圳极限协会目前已经形成了19个极限运动项目的专业委员会。早在2011年,深圳极协就已经组织学术机构和专家学者着手撰写《中国极限运动发展报告》,有望今年发布。

  如果说场地是构建极限生态链的第一环,那么如何通过赛事盘活场地、进而拓展社群则是漫长的发展过程。深圳极协与KES达成合作后,成功完成重庆欢乐谷极限场地的设计和施工,并进一步推出了极限运动赛事IP———K1。芮戈冽介绍,K1计划从2018年8月开始,包含滑板、特技单车BMX和特技直排轮滑三大项目。

  欧洲有法国赛事Fise,美国有极限鼻祖X-Game,而混血的K1即是着眼于成为一个能够代表亚洲的极限品牌。国际方面,深圳极协将积极推动K1纳入国际排名的积分赛;国内方面,深圳极协也将申请将K1赛事纳入国家的竞赛体系,与其他体育项目一样形成常规化运营。

  除此之外,极限运动产业壮大的关键还在于不断扩大极限运动的社群。为了让尚未接触过极限运动的普通人增进对极限运动的了解,深圳极协多年来一直在探索,如今已经拥有了包括“禁毒杯”极限运动大赛、“时尚运动·健康成长计划”、“欢乐魔力杯”全国极限运动挑战赛等更为接地气的赛事和活动,与K1形成完整的赛事闭环。

  去年12月3日,深圳极协在深圳湾公园举行国际极限运动嘉年华,最终4名国际极限高手加9名国内运动员的阵容共吸引了3万多的观众到场观看。

  其实,作为一项与音乐深度结合、极具吸睛力的时尚体育运动,它未来的发展方向就是一个集竞技、表演和娱乐为一体的泛文体生态圈。目前,极限运动的发展的确尚处在襁褓期,但是它一出生能够获得支持,对接国际资源,可谓是“含着金钥匙出生”,也正因如此,深圳极限运动的未来也更令人遐想。林嘉鸿/文

0
0
0
0
0
0
0
0
下一篇:没有资料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条 查看

姓名: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推荐文章更多

热门图文更多

最新文章更多

关于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人才招聘 - 帮助

声明:网站数据来源于网络转载,不代表站长立场,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客服删除。

CopyRight 2010-2016 阿里溜冰网- All Rights Reserved